david342

上课时突然想到的场景

“你喜欢上了谁?Harry。”Hermione趁着Ron正在专心吃鸡腿的时候问到。

“什么?”Harry没有听清,他的注意力放在了礼堂门口。

Snape教授正在和新来的魔药学助教交谈,看起来有些生气。新来的魔药学助教在礼堂大门口瑟瑟发抖。

“你喜欢上了谁,Harry?你在昨天的真心话大冒险说你喜欢上了一个人。”Hermione简直想对Harry翻个白眼,如果不是因为ginny的委托。

“过段时间再告诉你,Hermione。”Harry起身,“抱歉,Hermione,我喝的南瓜汁有点多,我去解决一下。”

说完,哈利就走出了礼堂,在经过Snape的时候,不经意的放慢了脚步。

Harry听见了Snape生气的原因:魔药学助教把Snape珍藏的材料当作学校的公共材料下发给了三年级同学,而在炼制魔药时,发生了爆炸。

也许,我可以尝试送魔药材料,Harry心想。


我们班的黑板报,赫敏是同学画的,罗恩是我画的,一个中国消防员罗恩,手要断了。。。

Rejuvenation 2


--o00o--

       梅林从来不会怜悯一个罪孽深重的食死徒,哪怕他是一个双面间谍。西弗勒斯有些嘲讽地想着。不然我就不会在这里,如此愚蠢地等待着一个恶心的魔法生物学家,忍受那些愚蠢,令人厌恶的目光。
           西弗勒斯坐在猪头酒吧的角落里,刚刚阿不福思就来问候过他了。如果那也能算是问候的话。
          “真难相信,斯内普教授,我从啊…我哥哥那听说过你的事,我会帮你保密的,希望梅林保佑你。”
           我不求梅林保佑我,我只求他让我早点解脱或是不要注意我,让我就这么死去也好。
           西弗勒斯喝了一口威士忌,微辣冰凉的液体顺着咽喉,食道流向胃部,冰冷也随之蔓延开来。酒精让他的大脑暂时冷静了下来。
           酒吧里的人在西弗勒斯施展不注意我咒之前一直盯着他看,夹杂着尊敬但更多是轻蔑,畏惧,敌视,傲慢,打量的目光向他袭来。阿不福思是里面唯一的带着善意,关心的。窃窃私语围绕着他,但是西弗勒斯听不见,他们施展了静音咒。
         你习惯了,不是吗?只是他们比那些学生护士医师更加放肆而已,又比那些魔法部的要没有脑子而已。
         一个背着大背包,戴着破旧的褐色尖顶帽子的满脸胡茬的中年男人站在了猪头酒吧门口。他显得有些落魄,在犹豫着要不要走进去。他在那里站了很久。
         他看着猪头酒吧的招牌,就像是不识字一样,努力地看着,像是要辨认出什么东西一样。
         “The ...The Ho...Hog...The Hog's Head.听起来可真耳熟。什么头?贪婪者的头?还是猪人的头?这酒吧听起来就像是在喝谁的血一样。”
       “是猪头酒吧,先生。”他的身边有人在回答他的问题,他转头一看,一个有着绿眼睛的黑发男生和红头发女生在微笑。
         “猪头酒吧?对!猪头酒吧。我早该想到,我要来这里找人。”
        “先生,你看起来不是英国巫师,需要帮忙吗?”一个热情开朗的女生,红头发,看起来很眼熟,这就像是哪个巫师家族的标志性特征一样。他心里想着。但是旁边的男孩就不是了,要么是混血,再要么是麻瓜种。
         “我想我已经得到帮助了,两位好心人。我叫希伯特,约舍夫.希伯特。一个流浪巫师。”那个男生看了看他的背包,又看了看他旁边的女孩。
        “我是哈利.波特,她是金妮.韦斯莱。我们是霍格沃茨的学生。”
          好吧,对了四分之三。他有些无奈的想着,毕竟波特家族的人都快绝种了。
          “多谢了,两位。”哈利波特,听起来很耳熟。 约舍夫想。

--o00o--

         哈利和金妮在蜂蜜公爵糖果店见面。哈利准备了很久,把自己的头发理顺,让自己看起来干整洁净一些。
         “说真的,兄弟。你不需要这样子。你看我和赫敏,知道彼此的不足和优点,我们每一次约会都没有像你这样。”
         哈利没有怎么理会罗恩的话。哈利现在想要和金妮有一个美好的完美的开始。至少让金妮感觉好一点。
         在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哈利来到了蜂蜜公爵糖果店,在路上,看见一个落魄的男人站在猪头酒吧门前。
           金妮按时到达,“嗨,哈利,你等了很久了吧。”
        “我也只是比你要早到几分钟而已。”哈利熟练的说着谎。然后拿出了他为金妮准备的礼物,一条米黄色围巾。这是罗恩告诉哈利的。
           一个相当美好的开始,哈利心想。他们在糖果店里聊了很久,从以前的事一直聊到现在。聊哈利的经历,聊两人彼此的感情,再聊到日后的就业方向,然后就这么顺其自然的接吻了。哈利感觉和以前的接吻相比好像多了什么,又少了什么。当两个人分开时,金妮的脸有点红。哈利有些不一样的感觉了,说不出来的感觉,就像是棉花堵在心里一样。
         当两个人走出蜂蜜公爵糖果店时,金妮和哈利牵住了手,就这样漫步。
哈利又一次看见那个落魄的男人,他还在门口站着。
        “那个男人在猪头酒吧门口站了好久,我来的时候看见了他。”金妮对哈利说道。
         “我来的时候,他就站在那里了。”哈利说道,“说不定他需要一点帮助。”
          两个人就这么走了过去,听见了男人的嘀咕。
           “The ...The Ho...Hog...The Hog's Head.听起来可真耳熟。什么头?贪婪者的头?还是猪人的头?这酒吧听起来就像是在喝谁的血一样。”
       “是猪头酒吧,先生。”哈利回答道。男人转头看到了他们。
         “猪头酒吧?对!猪头酒吧。我早该想到,我要来这里找人。”男人接着说道。
        “先生,你看起来不是英国巫师,需要帮忙吗?”金妮问道。那个男人看起来在打量他们。
         “我想我已经得到帮助了,两位好心人。我叫希伯特,约舍夫.希伯特。一个流浪巫师。”
          “他还是一个爱健忘的巫师。”一声有些嘶哑的声音传来,哈利听见了,但是他旁边的金妮没有什么反应。他的背包里有蛇,哈利心想。
        “我是哈利.波特,她是金妮.韦斯莱。我们是霍格沃茨的学生。”哈利说道。
          希伯特就像是没听说过有关哈利波特的事迹一样,说不定他真的没听说过。
          “多谢了,两位。”希伯特说完就这么走了进去。
          “你可真是不礼貌!”背包里的蛇说道。
哈利突然对这个陌生人有了很大的兴趣,他想了想,对希伯特的背包使了个窃听咒。
         金妮并没有发现哈利干了什么。
 

--o00o--

          窃听咒并不好用,只能听到两个模糊的声音。哈利推测里面有一个是希伯特的,但是另一个听不出来。几个断断续续的单词传来,哈利听了好几遍,才听出来。蛇,诅咒,时间。哈利记下这几个单词。
           西弗勒斯和约舍夫在楼上的房间讨论着,但是西弗勒斯明显地不耐烦。
         “你是说你被一条蛇咬了一口,那条蛇叫纳吉尼。嗯,很耳熟啊。斯内普教授,但是你的脖子上可没有那条伤疤。你确定你没有用什么去疤的药吗?”约舍夫说道。
         “我很确定!希伯特先生,我说过了,在那之后几个月,我发现我身上的一些伤疤不见了。我有一次把我的手割伤了,隔了几天,我手上的割伤消失了。”
        “看起来像是一条附带诅咒的蛇,很可能是时间诅咒。就像是逆转时间的诅咒,当然也有加速衰老的诅咒,但是不太可能。”约舍夫喝了一口威士忌,“我有多少年没有喝到它了?真是怀念啊!”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希伯特。告诉我。”西弗勒斯没有时间听约舍夫的感慨,“我知道你一定还有什么没有说。”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约舍夫又喝了一口威士忌,“你觉得你现在是多少岁?而且你觉得附带诅咒的魔法生物会有多少?要么是施加诅咒的人还活着,要么就是你在很早以前就被诅咒了,那条蛇是引发你身上诅咒的钥匙。但是,无论是哪种,对你施加诅咒的人现在必须活着,除了那种以灵魂作为代价的诅咒,其他诅咒无法脱离施展者而独立存在。”   
         约舍夫又给自己加满了酒。 “你的身上可没有别人灵魂的气息,这可是雷特莎说的。”
           “不可能!那个人不可能还活着!”西弗勒斯的脸色有些惨白了。他不自觉的用右手摸上左臂上的标记。
            “谁知道呢?”

--o00o--

         西弗勒斯快步走到校长办公室,纠结了一下,说出了密语“胡萝卜西瓜苹果汁”。
          “阿不思,那个人还可能活着。”西弗勒斯咬牙切齿的对着阿不思说道。那个该死的老头竟然还在给自己的胡子编辫子!
        “不可能,我的孩子,哈利打败了他,不是吗?哈利消灭了他所有的魂器。”
         “可是我们又是怎么确定那些消灭的魂器就是那个人全部的魂器!”西弗勒斯扶着额头,低吼道。“我现在就已经被那个人诅咒了!不是灵魂诅咒!而是时间!时间诅咒!”
        阿不思放下了自己手中的胡子,他的脸色有些凝重了。“我们在调查一段时间,好吗?西弗勒斯。只有在获得确切消息之后,我们才可以再次召集凤凰社。”
        “我希望你记住,阿不思,我们现在没有间谍了。”
“那么,我们需要一个帮手。”阿不思走向壁炉,向西弗勒斯点头示意,抓起了一把飞路粉,“格里莫广场12号!”
        西弗勒斯愤怒地抓起了一把飞路粉,狠狠地泼洒,喊到“格里莫广场12号!”

       说明:本文设定是阿不思假死,弗雷德和乔治都活着,但是弗雷德脸上有一块疤。原创人物有两个,另一个在下一章出场。
       




Rejuvenation(返老还童) 战后

Rejuvenation  1

          简介:战争之后,也就是1999年,霍格沃茨重新开学。哈利回到了霍格沃茨,以完成他的学业。西弗勒斯并没有死在纳吉尼的毒牙之下,也在同年回到了霍格沃茨。哈利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西弗勒斯看起来就像是当初哈利入学时看见的样子。
PS:本文无避雷说明。决定手欠再开一个。
--o00o--
       
         开学第二天,哈利在医疗翼看见了西弗勒斯,他就坐在角落的一张床上,庞弗雷夫人看起来有些生气,她的嘴巴大张大合,可就是没有声音。一定是施了静音咒,哈利心想。西弗勒斯看起来很难堪,他好像在努力争辩什么,庞弗雷夫人拿出魔杖指着西弗勒斯,一抹白色亮光围绕着西弗勒斯,又一下子炸开,变成光尘。庞弗雷夫人就像泄气的气球一样,有些悲伤。西弗勒斯则是努力拉扯出微笑,但看起来没有任何效果。
         西弗勒斯说了一句话,就朝门外走了。“下个周一,西弗勒斯,你必须要再来检查一次。”庞弗雷夫人的声音传了出来,好像带着点无奈忧伤。
         “知道了,波比”
         看来他们解除了魔法,哈利想着,对着庞弗雷夫人说道:“庞弗雷夫人,我需要一点无梦药水。你知道的,我还是会被噩梦困扰,就像是回到了那个时期。”哪怕战争结束后,哈利有时还会梦见伏地魔,绿色的光芒和同班的尸体。
        “哈利,我表示很无奈,但你不可以老是用。”庞弗雷夫人对这个绿眼睛小狮子有些无奈。医疗翼现在最多的就是无梦药水,有些经受战争的人深受梦魇困扰,西弗勒斯就是其中一个,现在又多了一个哈利。
         好吧,至少西弗勒斯还会自己熬制魔药,还可以提供一些给我。庞弗雷夫人拿出一瓶无梦药水给哈利,正打算走开。
         哈利一下子拉住了庞弗雷夫人,有些紧张好奇,问:“夫…夫人,我可以问一下斯内普教授怎么了吗?我的意思是夫人你刚刚为什么会看起来很生气? ”
        “如果你也有一个不听话的病人,你也会这么生气的。西弗勒斯相当不听话,从他第一次到我这就知道了。”庞弗雷夫人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了下去,“哈利,你现在应该去上课了,访问别人的隐私可不是什么绅士行为。”

--o00o--

        魔药课上,西弗勒斯教七年级的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熬制镇定剂。西弗勒斯并不想要同时教授纳威和相当于一个纳威的赫奇帕奇。
         “如果你们有用心,就会知道制作镇定剂需要五分之一盎司的狮子鱼脊骨粉。不能多也不能少,否则你们就会知道因为微妙差异而带来的后果。”西弗勒斯冷冷说道,他的目光扫过每一个坩埚,就像是审视着一切的督察官。他的领子高高的,把脖子都完美包住了,没有一丝缝隙。
         哈利突然想到了那只粉红色的癞蛤蟆,感谢梅林,她现在就在阿兹卡班服刑。哈利努力研磨着狮子鱼脊骨,不时看一下旁边的纳威还有西莫。现在他们就同一排,哈利还是要保证一下自己的安全。
         纳威抓起一根狮子鱼脊骨开始研磨,发现研磨棒有点脏,用清理一新,在西弗勒斯看不见纳威的时候。哈利觉得没什么,也没有制止。
         哈利按照西弗勒斯在开始前讲的步骤,等到锅开始冒白烟,加入狮子鱼脊骨粉,再加入半加仑的曼德拉草汁液。等着锅里的液体变成黑色,又渐渐变成透明。
        赫敏又是第一个熬制好的,但是没有像以前一样,迫不及待的证明自己。西弗勒斯难得走到赫敏面前,看了一眼,漫不经心地说道:“格兰杰小姐加两分,第一个熬制出。如果用小火,会更完美。”
         当西弗勒斯走到纳威旁边时,纳威的锅里的绿色液体正在剧烈翻滚着,然后一下子炸了开来。大家都下意识的施展盔甲护身,四处飞溅的液体落入了别的锅里,又一轮新的爆炸。液体腐蚀着木质用具。这一回,盔甲护身也不太管用了。液体穿了过去,直接腐蚀了大家的衣服,又快速的凝固成黑色固体。每个人没有受伤,就是衣服破损了。
         西弗勒斯,哈利,和纳威是受灾最严重的。西弗勒斯的衣领没了,纳威报销了一件学院袍和上衣,哈利还有一件上衣没腐蚀到。
         “隆巴顿先生,如果你有用心的话,就不会有这场灾难。”西弗勒斯说完,又看向了哈利和西莫,“还有波特和斐尼甘先生,难道你们的眼睛就是装饰吗?还是说隆巴顿先生隐形了?格兰芬多扣十分,因为你们制造了一起灾难。”
        哈利有些愤怒,又有些无奈。毕竟斯内普这样做只是报复,等毕业了就好了。尽管如此,还是忍不住怒视西弗勒斯。看着西弗勒斯对自己的衣服施展一个恢复如初,对教室施展一个清理一新,哈利看着他的苍白脖子会想要掐上去。但是突然没有了怒火,哈利感觉有点奇怪,感觉西弗勒斯的脖子有点奇怪。
        “现在,下课,离开魔药课教室。”西弗勒斯说道,准备着下节课的材料,工具。
        
--o00o--
          黄金三人组在走廊穿行。
          “感谢梅林,我就快毕业了。”罗恩庆幸的说道,“要不是为了当上傲罗,我简直不想离老蝙蝠有十英尺近。”
          “罗恩,是斯内普教授。他毕竟是我们的教授,还是个英雄。”赫敏强调着这一点。
          “可是我们也是英雄啊。谁会想到英雄们还没毕业呢?”罗恩反驳,一下子勾搭上了赫敏和哈利的肩,“哈利,你怎么从刚刚就没说话呢?这可不像你。”
           “ 我只是感觉有点奇怪而已。”哈利还在想着西弗勒斯“奇怪”的脖子。
            “哪有奇怪了?不要告诉我你是觉得老…斯内普教授奇怪。”罗恩在女友的注视下强行扭转,“他一直都是这样。无论是在圣芒戈时,还是在学校时,我打赌,他在伏地魔面前也是这样。”
          圣芒戈…哈利想,“对了!我知道为什么奇怪了!”哈利大声说道。走廊上的人都看了哈利一眼。
         “小声点,伙计,这样有够引人注目了。”赫敏用她不满的的目光告诫哈利。
          “你们还记得斯内普被伏地魔的那条蛇咬的事吗?斯内普的脖子上本来有个疤的,但是现在没有了!”哈利惊奇地说道。
          “哈利,你知道的,斯内普教授是魔药大师,相信去疤的魔药斯内普教授有很多。”
          “但是斯内普不像是会用的人,你看他的头发整天油油腻腻的。”哈利反驳到,“当初我们去圣芒戈的时候,还有那条疤,去斯内普教授地窖关禁闭时,也还有。”
         “哦,哈利,我不知道你竟然还有观察别人脖子的癖好。”罗恩惊叹了。
          “我没有,罗恩。”
          “哈利,我觉得我们现在还是不要说这个了。我们快毕业了。记得吗?还有几个月就毕业了。或许你可以找一下金妮,说不定她也发现了。”赫敏把罗恩拉住,对哈利挥了挥手。
           “哈利,我们现在去图书馆了,好好聊。”两个人转身就走。
            哈利回头一看,金妮正羞涩的等着他。
           “嘿,金妮。”哈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原…原来你在这。我正要去找你呢。”哈利说着谎。
         他们差不多几个月没有见面了,没有书信来往,没有约会,更没有那些节日礼物。因为魔法部,魔法协会要对哈利进行调查,调查他是怎么打败伏地魔的,调查那些对战争胜利有杰出贡献的人等等相关事件。哈利还要出庭作证,应付甲虫记者的一派胡言。
         “我知道,实际上,哈利,你知道的,我…我们…”金妮开始红了,“我不知道战争之后的那个吻…那个吻是什么意思,是我们重新开始,还是说那是告别。在那之后,我们只见过几次面,我希望我们在霍格莫德村能好好聊聊。就你和我。在这之前,我们可以不急着见面,我只是想要个答案…是的…答案。”金妮的眼睛在闪烁着光芒。
         一个迷人的女孩,哈利想。“好的,当然可以,不是说我们可以不急着见面,抱歉,我是说我们随时可以见面。还有就是,霍格莫德见。”
           “好的,哈利。”金妮走前,踮起脚尖,在哈利脸上留下了一个吻,一个轻飘飘的吻。“霍格莫德见。”